抽屉扣子

|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

[XS]有句话


少年一脚跨在自行车上,一脚踏地,身体前倾好像随时就要出发的样子。

可是他一直望着路口另一边没有动作。

不知道哪天开始,他就习惯于在回家路上分开时,要一直看着温尚翊骑着车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那个拐弯为止。

是那个他们一起逃课到屋顶去谈心的午后?是那个他们一起翻过围墙跑到附近公园去躺草地踩秋千的正午?还是那个社团活动室里,他看着调弦的温尚翊看到脸颊发烫的傍晚?
还是那天,他差一点就说出口,又什么也没说的那天?

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之后的好多个晚上,天色擦黑,他和温尚翊挎着包蹬着自行车努力地争取着炎热夏天里带起的凉风,嘴里哼着随意的调子和模糊的嗒啦啦,他很想一直一直 这么骑下去。
可那个路口永远那么近。
他始终什么都没有说。


他有很多很多年,没有骑过自行车了。

身边还是那个人,举手投足嬉笑打闹从未变过。他可以在深夜拨通那人的电话,可以在周末带上帽子口罩来一场从我家到他家的逃亡,也可以悄悄望着他拨弄吉他研究作曲,也学会了不再轻易脸红。

他时常想起那些分叉路口的傍晚。

然后是那段回忆起来平淡到灰暗的日子,他只一个电话,一枚指环,就把他所有色彩擦得一干二净。

深夜里揉一揉酸涩的眼眶,摘了眼镜搁下铅笔,他无意识地抬起手掌,握紧了又张开。
他是怎么每一天每一天那样放他离开,又望着他的背影想要去拉他的手,想要叫他名字,想要拥抱他,想要对他开口的呢?

某个答案清清楚楚写在心里,自己却不愿意去把它挖出来写下去,只无谓地等着勇气自己找上门来,带给他一个侥幸的满分。
到现在,他等到了什么呢?

果然,陈信宏终究没有成为一个好学生的天赋。

他唱了很多首情歌,写了更多首,假装自己只会举着虚伪的旗帜喊着爱情万岁的口号,却发现心里某个地方无论如何也不愿轻易去死。

自己的吞吐斟酌,那个人应该最了解吧。

他靠在温尚翊身侧哼着啦啦啦的时候,慌忙于掩饰自己的心跳,没来得及回头去捕捉那人眼睛里一潭温柔的波动。

他写了很多首情歌,听过更多首,迷惑为什么它们分明只是在传达一件简单事情,却仍有那么多人为了这份迷惑所困。

到后来,他不再去想这种迷惑了。

那句话或许,他再也不会说出口。

——————————————————
五月的最后一天,不小心就写了把刀子

最近多听了几遍阿信早期写的那首歌,看有人讲那一句说不出口的lalala,或许就是后来常写la…的原因,而每次的la…都是同样的那一句 说不出口的话。

早期的词是多么直白又羞涩啊(笑

附上歌词

  
  《有句话对你说》
  词:阿信
  曲:阿信
  vocal:FL

  风雨飘摇的夜晚
  我还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又是不情愿的让你走
  让你走 让你走
  只怪我的勇气不够
  害我一腔深情无处流
  好像有什么卡在心头
  其实我一直在等候
  等候有些勇气向你说
  这句话你听过你看过
  电影中 情歌中
  只要你用心去揣摩
  深深江水将汇入海中
  DaLa……
  句有话想对你说 这句话就是
  Da La……还是说不出口
  有句话想对你说 这句话就是
  DaLa……还是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
  只是这句话该怎么说
  你才会接受
  只怕这份爱太与众不同
  你会懂还是不懂
  爱上你就无法解脱
  又不能轻易向你透露
  男人的爱太难说出口
  有句话想对你说 这句话就是
  Da La……还是说不出口
  有句话想对你说 这句话就是
  DaLa……还是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
  世上所有的情歌
  要说的都是相同
  用心听 用心感受 不必我说
  你听到了没有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