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檀檀檀檀__

|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

记片段文字
—————————————

你觉得我们聊的越来越少?

你觉得我在你面前好像越来越无话可说?


因为饶我有千万句话想要给你,在他们眼前却开不了口。

因为纵然有满腹言语想要给你,独在你面前仍开不了口。

因为过往那些笑语和打趣,在围绕你身边的这些年里,逐渐蜕变成了最敏感 最深情 最柔软 最隐晦的诗。

因为我想说的话和我一样,层层累积,最真实又最软弱;你什么都没做,我却因此层层败退了。

让我的眼睛继续时刻找寻你,不要再要我开口了吧。
因为我的真心 你是听不到的。

0818
中了团长的毒,这两张我也很喜欢

每次solo怎么都这么帅!(


0818鸟巢
座位有点远无法产出,挺喜欢拍到的这张。

有没有种君王的感觉(???

0703于上海水族馆

在嘈杂拥挤的海底隧道里,转过头和这一幕面对面相遇。
好像周围笑闹都远去,转而包裹了一身来自异乡的陌生的安全感。

所以拍的照片里 偏爱这张。

SOBER [佐藤健x神木隆之介]

设定:神木所谓的酒量差,以及(双向?)暗恋和告白成功 
这样的单纯小甜饼

———————————————


真的好热啊。


不是第一次喝酒是没错,第一次喝了大半杯就不行了也没错,但是他就只是想像自己在网路上看到过的一样,“自己一个人在家试试酒量”啊。

说真的,虽然会脸颊发烫,站起来好像还有点晕晕的,但是并不像大家说的那样,完全失去意识乱讲胡话啊。果然自己的酒量不止这样而已吧?

这样想着,渐渐忘记了自己喝了几杯。神木有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啤酒瓶。
虽说是试酒量,介于之前的经历,他还是很怂地只买了两瓶,认定这可能就是自己最大的限度了。脸上发着烧,蒸得他脑袋混混沌沌,酒水一路流下去的身体里也烧着热度,从喉咙一直到胃里。

啊…其实还是挺难受的。


神木灌了几杯水,捧着脸在沙发上翻滚了几回,然后就软软地陷进几个抱枕中间。什么啊…果然自己一个人在公寓里喝酒,真的蛮无聊的。突然觉得自己很傻。

打给隼人吧…?神木眼睛无神地想了几秒,摸索出手机凭着感觉按下按键--他根本没力气找回自己眼睛的焦距。

电话的忙音响了几回,对面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

“那个…”

等一下。

这个声音……

神木差点直接把通话挂断。

“…嗯?”

虽然只是个单音节的语助词,通过电波颗粒传送到神木烧红的耳边,他还是觉得自己被撩了起来。太没出息了吧,神木隆之介…他懊恼地闭上眼。

到底是怎么,偏偏会按到佐藤健的通话上去啊?

“那个,健君……我…没事啦,嘿嘿…就…好热…”

他声音越来越轻,记不清自己都说了什么。

“…隆。你怎么了?”

那边的男人感觉到晚辈明显变质的音调,心里立刻有了几个不好的猜测。

“没事…就,”神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拦住自己的嘴,“试着喝了点酒…”

“你喝酒?”佐藤几乎是轻笑了一声,神木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你在外面吗?和朋友一起?”

“不是…我自己在家…”

一声稍微提高声调的“啊?”以后,对面沉默了两秒。

神木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几乎没有思考就又开了口:“小健,可以过来吗?”

想看到他。想看到他,看到这个自己一直认为性感的声音的主人。能看到小建的话,大约这个晚上会变的美好很多吧。
神木就这么迷迷糊糊想着,嘴角不由得带起一点满足的笑。

“…你说真的吗?你还好吗,要不要人照顾?”

“那,就我去你那边…”

不顾对方又说了什么,神木撑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对着门的方向走去。


佐藤赶到神木的公寓门口后敲了一分钟的门。十分钟之前在电话里听到一声好像是他摔在地上的声响以后,自己就急急忙忙朝那边赶过去。是傻瓜吗,怎么会自己把自己弄醉啊。

神木打开门以后,好像有点费力地辨认了他几秒,随即咧开一个傻笑,就像平时一样,只不过他整张脸都红红的,平时那双亮亮的眼睛也茫茫然眨个不停。

“你怎么回事啊,傻不傻。”眼看着这小孩就要朝自己倒过来,佐藤赶紧扶住他肩膀把他推回屋里,自己带上了门,“干嘛自己喝酒啊?”

“我没醉喔,我就说我酒量肯定不止一杯啊。”仰起脸看着佐藤,“虽然超级热又有点晕,但我还没醉喔。你看我很清醒。”



“…健君真好看啊。”

“平时你还说的不够多吗?全世界都知道了。”

“不止是这样啊。小健整个人都非常有魅力,非常吸引我,就是那种很沉稳冷静,一笑起来又让人控制不住的魅力喔。但是虽然我喜欢小健的很多特质,全部都喜欢,但每次看到你,果然还是想要说,小健真的很好看和性感…”

佐藤有些意外听到这样一段认真的答案。是说平时自己也习惯了神木时常拿出相机对着他的脸拍特写写真,以及他莫名固执的理由和夸赞,可是大多时候也只是笑着闹一下,然后自己就纵容过去。这样的答案,即使是节目也不一定会认真讲出来吧。

然而神木顿了顿,又开了口,

“小健的眼睛真的很美。每次你看我,都好像被磁铁吸引了一样我也没有办法移开眼神啊。还有你的眉毛,还有痣,真是感觉,果然只有佐藤健可以让这些组合这么吸引人呢。还有,还有嘴唇……”

他突然停下了,轻轻吞咽了一下。佐藤狐疑地皱起眉,看着此刻头发稍微凌乱,耳尖和脸侧红的不像样,眼睛隐约泛着水光,整个人都散发着酒精味道的神木,眼睛有些游离地望着他的嘴唇。

“隆…? 你还好吗?果然还是我帮你去买点醒酒…”

“等一下小健,你闭眼,就一下。”

佐藤健犹豫了一下,慢慢合上眼,仍然带着疑惑。刚想要开口,就感觉一个软软的触感轻轻贴在了自己的左眼之上。

…是隆之介的嘴唇啊。


“喜欢…是喜欢小健的。特别的…”

糟糕,讲出来了。

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吧。

他没有动,他没有躲开。


神木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吻掠过鼻梁,侧颊,泪痣,最后小心翼翼地滑到那两片嘴唇上。








果然酒是会叫人醉的啊。

酒这东西叫你醉,不是突然间天旋地转头脑空白,而是渐渐地,渐渐地,在你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深陷混沌之中。卸下了平日的防备,丢掉了努力维护的克制,过滤的只剩下那些浓稠化不开的情绪沉淀。

就好像佐藤健这个人…神木想,自从第一次见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已经陷进去,那么深了啊。
没有突然袭来的猛烈情感,可是那份喜欢 好像一直就在那里了。

“…健君和酒精一样,都这么狡猾啊。”

他闷闷地埋在被子里。身边半揽着他的佐藤侧着脸靠过来:“嗯?”

“我说…”神木凑近他的耳朵,顿了一下,还是慢慢地把嘴唇贴上了男人的耳廓。

他听到佐藤轻轻笑起来,然后这个男人转过脸,右手抬起他的下巴,闭上那双深深的眼,温柔地吻在他的嘴角。


“我说…喜欢你,很多很多。”



———————————————
以上

因为隆真的很喜欢健君啊~
作为一个cpg,我还是很理智很现实的cpg。
(喂)

一不小心就少女甜饼了
隆酒量差是事实,自己在家试酒量也确实有在网上看到过~

今晚最喜欢的瞬间。

很爱他们了。

不管是陈信宏安安静静地转头对他说

还是温尚翊抿紧的嘴和眼里的闪光

晚安,最佳词人和他的团长

[田夏]明白




他望着那双琥珀色的猫一般的眼睛,那双眼睛也望着他。
只几秒钟。
夏目先行微笑起来,然后他迈出步子,向田沼摆了摆手,就像每一个放学的傍晚一样。
田沼也笑了一笑,站在原地看着夏目转身走远,一直走过了桥,他才抬起了脚。

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啊……可惜,今天的晚霞很美呢。是个好像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好天气。

其实田沼也不清楚自己想要说的究竟是什么。

此前每一次和夏目一起经历的怪奇事件,又或者只是他们两人坐在田沼家的后院里消遣的午后,田沼向他倾吐过很多次真心。

他说,你不用逃避我。
他说,我想要保护你。
他说,感觉到你的依赖,我很开心。

他说过那么多,那些近似表白的话语,每一次都好像是自然而然的内心流露,又在无意之间耗尽了他的勇气。
可是夏目好像从来不多想。他这个人很奇怪,很多事情自己吞下不愿告诉别人,一些叫人不好意思的话语倒是经常坦然地说出口。他似乎习惯独自一人,而且并不觉得太孤独,也不去想自己是否需要更加亲密的陪伴。从别人身上得到只一点点温柔和关心,就可以像牵牛花藤一样迅速而雀跃的生长。

明明那么值得被珍惜,却什么也不要不求。

田沼的每一次尝试靠近,他只报以微微讶异的眼神,和一个软软的笑容。

他到底有没有明白呢?
田沼时常苦恼。

有那么几次他在翻涌的情绪下猝然脱口几个词半句话,又在夏目看过来的眼神里把险些流露的感情咽回去,他看到猫咪老师在一旁眯起了眼睛。

他觉得脸颊发烫。

千言万语像温柔而汹涌的潮水被困在胸中,如果真要他一次表达,他倒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比较好。

或许他永远开不了口,直到那不知是否会到来的一天。
那就像现在这样静静陪伴着他吧。
只是心里细小的矛盾终究难以平复,控制不住无意识地猜测和试探。

希望…你能明白啊。



——————————————
我知道这个cp tag好像没什么人看,毕竟真的蛮冷的(笑

写了个小短文,温柔果真是我最抵御不了的特质

温柔的人和温柔的人放在一起,再加上一份迟钝和犹豫,就是单向暗恋了(x不是

bgm 五月天「明白」
「我矛盾的心,不願反覆地猜,希望你能明白。」

[XS]有句话


少年一脚跨在自行车上,一脚踏地,身体前倾好像随时就要出发的样子。

可是他一直望着路口另一边没有动作。

不知道哪天开始,他就习惯于在回家路上分开时,要一直看着温尚翊骑着车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那个拐弯为止。

是那个他们一起逃课到屋顶去谈心的午后?是那个他们一起翻过围墙跑到附近公园去躺草地踩秋千的正午?还是那个社团活动室里,他看着调弦的温尚翊看到脸颊发烫的傍晚?
还是那天,他差一点就说出口,又什么也没说的那天?

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之后的好多个晚上,天色擦黑,他和温尚翊挎着包蹬着自行车努力地争取着炎热夏天里带起的凉风,嘴里哼着随意的调子和模糊的嗒啦啦,他很想一直一直 这么骑下去。
可那个路口永远那么近。
他始终什么都没有说。


他有很多很多年,没有骑过自行车了。

身边还是那个人,举手投足嬉笑打闹从未变过。他可以在深夜拨通那人的电话,可以在周末带上帽子口罩来一场从我家到他家的逃亡,也可以悄悄望着他拨弄吉他研究作曲,也学会了不再轻易脸红。

他时常想起那些分叉路口的傍晚。

然后是那段回忆起来平淡到灰暗的日子,他只一个电话,一枚指环,就把他所有色彩擦得一干二净。

深夜里揉一揉酸涩的眼眶,摘了眼镜搁下铅笔,他无意识地抬起手掌,握紧了又张开。
他是怎么每一天每一天那样放他离开,又望着他的背影想要去拉他的手,想要叫他名字,想要拥抱他,想要对他开口的呢?

某个答案清清楚楚写在心里,自己却不愿意去把它挖出来写下去,只无谓地等着勇气自己找上门来,带给他一个侥幸的满分。
到现在,他等到了什么呢?

果然,陈信宏终究没有成为一个好学生的天赋。

他唱了很多首情歌,写了更多首,假装自己只会举着虚伪的旗帜喊着爱情万岁的口号,却发现心里某个地方无论如何也不愿轻易去死。

自己的吞吐斟酌,那个人应该最了解吧。

他靠在温尚翊身侧哼着啦啦啦的时候,慌忙于掩饰自己的心跳,没来得及回头去捕捉那人眼睛里一潭温柔的波动。

他写了很多首情歌,听过更多首,迷惑为什么它们分明只是在传达一件简单事情,却仍有那么多人为了这份迷惑所困。

到后来,他不再去想这种迷惑了。

那句话或许,他再也不会说出口。

——————————————————
五月的最后一天,不小心就写了把刀子

最近多听了几遍阿信早期写的那首歌,看有人讲那一句说不出口的lalala,或许就是后来常写la…的原因,而每次的la…都是同样的那一句 说不出口的话。

早期的词是多么直白又羞涩啊(笑

附上歌词

  
  《有句话对你说》
  词:阿信
  曲:阿信
  vocal:FL

  风雨飘摇的夜晚
  我还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又是不情愿的让你走
  让你走 让你走
  只怪我的勇气不够
  害我一腔深情无处流
  好像有什么卡在心头
  其实我一直在等候
  等候有些勇气向你说
  这句话你听过你看过
  电影中 情歌中
  只要你用心去揣摩
  深深江水将汇入海中
  DaLa……
  句有话想对你说 这句话就是
  Da La……还是说不出口
  有句话想对你说 这句话就是
  DaLa……还是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
  只是这句话该怎么说
  你才会接受
  只怕这份爱太与众不同
  你会懂还是不懂
  爱上你就无法解脱
  又不能轻易向你透露
  男人的爱太难说出口
  有句话想对你说 这句话就是
  Da La……还是说不出口
  有句话想对你说 这句话就是
  DaLa……还是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
  世上所有的情歌
  要说的都是相同
  用心听 用心感受 不必我说
  你听到了没有

富士xt20的直出色彩

很优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