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屉扣子

|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

「双B」一个滑板车的程度

短短一段小车,不知道会不会有敏感词。


以下-











“金馒彬”

“………”

“韩彬。韩彬呐。”

“嗯………啊”

“是第一次吧,我们韩彬”

“啊…金知元…”

“我们韩彬什么都不懂吧,这些”

“金知元…金芭……停…”

“哥都会教你的。”



“啊…嗯啊……别…”

“舒服吗?”

“嗯哈…停,慢…慢点…”

“还没到呢。乖。”


随着突然变得激烈的动作,金韩彬被陌生的浪潮擒住了喉咙。

“呜……金芭……啊…啊”

“舒服吗?嗯?”

“不要……太…过了”

“我们韩彬还没适应吧。”

金韩彬大口喘着气,由下至上侵袭而来的酥麻让他感到失控。
缓慢累积的感觉堆积到临界的那一刻,他压抑不住呜咽出声,对这种失控感到害怕了,他仰起头想要逃离。

金知元无比温柔又绝对控制地一只手轻轻压住了他的后颈。


“金馒彬,别怕”


被电流穿过的那一瞬间,金韩彬的视力和听力好像都是混沌的,贴在耳边的那句话叫他回到了那时候的失重。

「就要死了,金馒彬!不要害怕!」


他攥紧了手掌下的床单,不知道自己是否发出声音,而金知元吻上了自己的后颈。


他像是等了无尽的时间终于盼来梦想成真的那一刻,眼眶竟发烫得像要落泪。

身后人的喘息紧紧贴着他的,温度缠绕在一起像大火燎原。

他带他死了一回,然后回到这世间来了。是一个更好的世间。



-





——————————————————————


完全没有经验的我们韩彬,是要知元老师教一教的。

谈恋爱怎么能害怕一些未知的体验呢?

金韩彬可能不是个聪明学生,但至少是听话学生(笑

[zikwon/ABO]关于味道的乱写

AxB



禹智皓喜欢金有权身上的味道。


金有权是个beta,这意味着他没有信息素,没有明显的腺体,没有发情期困扰,对其他人的信息素也不算敏感。

可每次禹智皓凑近他,吻他,把脸埋在他颈边,就可以闻到他的味道。

不是荷尔蒙产生的香气,是他在母亲身边长大,料理花市,因而经年累月沁入皮肤之下的淡淡草木味道,带着一丝潮湿的意味。这种味道比化学反应来的更加真实。

这种味道里,一颗心妥帖地沉下来,安安静静依靠在另一颗跳动的心旁边,是曾经对花天酒地习惯的禹智皓感受到的几乎难以想象的安全感。




禹智皓自己的味道很难说清,是一种略微带有刺激性的复杂气味。

金有权说有时候他闻起来像酒,有时候带一点烟雾缭绕的感觉。这两种设想禹智皓都不喜欢。


但是他喜欢让金有权醉。非具象意义上的。

和他的通常带有沉重压迫性和攻击性的信息素不同,禹智皓不是个尖锐的人。相反,他有时候表现得相当柔软。

一个晚上在工作场合他被omega信息素影响,濒临被动发情的边缘,强装镇定地逃回家,一路上为了压制信息素泄露简直用掉了半条命。

一进门,连金有权都感觉到粘稠的alpha信息素已经堆砌到压得他胸口发闷,追到房间去 看到禹智皓埋在床铺里一动不动地喘息。立刻在心里理清当下的情况和解决措施,金有权走过去叫他,环住他略微抖着的身体,告诉他没关系,不要强迫自己忍耐,他可以帮他解决。

他们都清楚发情热是很难靠单纯忍受平安过去的,之后会发个几天烧也说不准。


禹智皓闷闷地摇头。

金有权像是料到他会拒绝一样,哄他说 没关系,他不会受伤的,也不怕痛。看他不回应,又思索一般自言自语,虽然我没有那个omega那样好闻的信息素和吸引力,但也能作为一个解决办法吧。
禹智皓听了难以忍受地伸手去捂他的嘴,一抬头看到他难掩笑意的眼睛,知道还是被他骗上钩。


他首先把金有权吻得脑袋发晕。
而那之后,在他伏上金有权的身体时,他浑身因为发情而发烫,却难耐地垂着眼掉了眼泪。金有权讶异地去吻他的眼睛,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很热,很难受,”禹智皓狭长的眼睛里泛着水光,神情在那一刻柔软得几乎要化开,“所以权儿,抱歉,我可能没有办法保证温柔。”


那场眼泪金有权可以笑他无数遍,而那句话金有权也能放在心里一万年。


———————————

简直是freestyle的乱写,其实基本上只是个叙述性人设。Softie禹智皓是真实的可爱迷人,温柔的权儿也是

这个cp好像很冷,所以看到这里的你,很感谢,来接受我的爱和共同的对他们两个的爱 :D

摸鱼了权妮和小只鸡扣

p3是双丸子头禹智皓!

Block B使我快乐,摸鱼使我快乐。

这一年只希望大家都平安。

记片段文字
—————————————

你觉得我们聊的越来越少?

你觉得我在你面前好像越来越无话可说?


因为饶我有千万句话想要给你,在他们眼前却开不了口。

因为纵然有满腹言语想要给你,独在你面前仍开不了口。

因为过往那些笑语和打趣,在围绕你身边的这些年里,逐渐蜕变成了最敏感 最深情 最柔软 最隐晦的诗。

因为我想说的话和我一样,层层累积,最真实又最软弱;你什么都没做,我却因此层层败退了。

让我的眼睛继续时刻找寻你,不要再要我开口了吧。
因为我的真心 你是听不到的。

0818
中了团长的毒,这两张我也很喜欢

每次solo怎么都这么帅!(


0818鸟巢
座位有点远无法产出,挺喜欢拍到的这张。

有没有种君王的感觉(???

0703于上海水族馆

在嘈杂拥挤的海底隧道里,转过头和这一幕面对面相遇。
好像周围笑闹都远去,转而包裹了一身来自异乡的陌生的安全感。

所以拍的照片里 偏爱这张。

SOBER [佐藤健x神木隆之介]

设定:神木所谓的酒量差,以及(双向?)暗恋和告白成功 
这样的单纯小甜饼

———————————————


真的好热啊。


不是第一次喝酒是没错,第一次喝了大半杯就不行了也没错,但是他就只是想像自己在网路上看到过的一样,“自己一个人在家试试酒量”啊。

说真的,虽然会脸颊发烫,站起来好像还有点晕晕的,但是并不像大家说的那样,完全失去意识乱讲胡话啊。果然自己的酒量不止这样而已吧?

这样想着,渐渐忘记了自己喝了几杯。神木有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啤酒瓶。
虽说是试酒量,介于之前的经历,他还是很怂地只买了两瓶,认定这可能就是自己最大的限度了。脸上发着烧,蒸得他脑袋混混沌沌,酒水一路流下去的身体里也烧着热度,从喉咙一直到胃里。

啊…其实还是挺难受的。


神木灌了几杯水,捧着脸在沙发上翻滚了几回,然后就软软地陷进几个抱枕中间。什么啊…果然自己一个人在公寓里喝酒,真的蛮无聊的。突然觉得自己很傻。

打给隼人吧…?神木眼睛无神地想了几秒,摸索出手机凭着感觉按下按键--他根本没力气找回自己眼睛的焦距。

电话的忙音响了几回,对面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

“那个…”

等一下。

这个声音……

神木差点直接把通话挂断。

“…嗯?”

虽然只是个单音节的语助词,通过电波颗粒传送到神木烧红的耳边,他还是觉得自己被撩了起来。太没出息了吧,神木隆之介…他懊恼地闭上眼。

到底是怎么,偏偏会按到佐藤健的通话上去啊?

“那个,健君……我…没事啦,嘿嘿…就…好热…”

他声音越来越轻,记不清自己都说了什么。

“…隆。你怎么了?”

那边的男人感觉到晚辈明显变质的音调,心里立刻有了几个不好的猜测。

“没事…就,”神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拦住自己的嘴,“试着喝了点酒…”

“你喝酒?”佐藤几乎是轻笑了一声,神木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你在外面吗?和朋友一起?”

“不是…我自己在家…”

一声稍微提高声调的“啊?”以后,对面沉默了两秒。

神木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几乎没有思考就又开了口:“小健,可以过来吗?”

想看到他。想看到他,看到这个自己一直认为性感的声音的主人。能看到小建的话,大约这个晚上会变的美好很多吧。
神木就这么迷迷糊糊想着,嘴角不由得带起一点满足的笑。

“…你说真的吗?你还好吗,要不要人照顾?”

“那,就我去你那边…”

不顾对方又说了什么,神木撑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对着门的方向走去。


佐藤赶到神木的公寓门口后敲了一分钟的门。十分钟之前在电话里听到一声好像是他摔在地上的声响以后,自己就急急忙忙朝那边赶过去。是傻瓜吗,怎么会自己把自己弄醉啊。

神木打开门以后,好像有点费力地辨认了他几秒,随即咧开一个傻笑,就像平时一样,只不过他整张脸都红红的,平时那双亮亮的眼睛也茫茫然眨个不停。

“你怎么回事啊,傻不傻。”眼看着这小孩就要朝自己倒过来,佐藤赶紧扶住他肩膀把他推回屋里,自己带上了门,“干嘛自己喝酒啊?”

“我没醉喔,我就说我酒量肯定不止一杯啊。”仰起脸看着佐藤,“虽然超级热又有点晕,但我还没醉喔。你看我很清醒。”



“…健君真好看啊。”

“平时你还说的不够多吗?全世界都知道了。”

“不止是这样啊。小健整个人都非常有魅力,非常吸引我,就是那种很沉稳冷静,一笑起来又让人控制不住的魅力喔。但是虽然我喜欢小健的很多特质,全部都喜欢,但每次看到你,果然还是想要说,小健真的很好看和性感…”

佐藤有些意外听到这样一段认真的答案。是说平时自己也习惯了神木时常拿出相机对着他的脸拍特写写真,以及他莫名固执的理由和夸赞,可是大多时候也只是笑着闹一下,然后自己就纵容过去。这样的答案,即使是节目也不一定会认真讲出来吧。

然而神木顿了顿,又开了口,

“小健的眼睛真的很美。每次你看我,都好像被磁铁吸引了一样我也没有办法移开眼神啊。还有你的眉毛,还有痣,真是感觉,果然只有佐藤健可以让这些组合这么吸引人呢。还有,还有嘴唇……”

他突然停下了,轻轻吞咽了一下。佐藤狐疑地皱起眉,看着此刻头发稍微凌乱,耳尖和脸侧红的不像样,眼睛隐约泛着水光,整个人都散发着酒精味道的神木,眼睛有些游离地望着他的嘴唇。

“隆…? 你还好吗?果然还是我帮你去买点醒酒…”

“等一下小健,你闭眼,就一下。”

佐藤健犹豫了一下,慢慢合上眼,仍然带着疑惑。刚想要开口,就感觉一个软软的触感轻轻贴在了自己的左眼之上。

…是隆之介的嘴唇啊。


“喜欢…是喜欢小健的。特别的…”

糟糕,讲出来了。

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吧。

他没有动,他没有躲开。


神木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吻掠过鼻梁,侧颊,泪痣,最后小心翼翼地滑到那两片嘴唇上。








果然酒是会叫人醉的啊。

酒这东西叫你醉,不是突然间天旋地转头脑空白,而是渐渐地,渐渐地,在你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深陷混沌之中。卸下了平日的防备,丢掉了努力维护的克制,过滤的只剩下那些浓稠化不开的情绪沉淀。

就好像佐藤健这个人…神木想,自从第一次见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已经陷进去,那么深了啊。
没有突然袭来的猛烈情感,可是那份喜欢 好像一直就在那里了。

“…健君和酒精一样,都这么狡猾啊。”

他闷闷地埋在被子里。身边半揽着他的佐藤侧着脸靠过来:“嗯?”

“我说…”神木凑近他的耳朵,顿了一下,还是慢慢地把嘴唇贴上了男人的耳廓。

他听到佐藤轻轻笑起来,然后这个男人转过脸,右手抬起他的下巴,闭上那双深深的眼,温柔地吻在他的嘴角。


“我说…喜欢你,很多很多。”



———————————————
以上

因为隆真的很喜欢健君啊~
作为一个cpg,我还是很理智很现实的cpg。
(喂)

一不小心就少女甜饼了
隆酒量差是事实,自己在家试酒量也确实有在网上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