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屉扣子

|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

「双B」一个滑板车的程度

短短一段小车,不知道会不会有敏感词。


以下-











“金馒彬”

“………”

“韩彬。韩彬呐。”

“嗯………啊”

“是第一次吧,我们韩彬”

“啊…金知元…”

“我们韩彬什么都不懂吧,这些”

“金知元…金芭……停…”

“哥都会教你的。”



“啊…嗯啊……别…”

“舒服吗?”

“嗯哈…停,慢…慢点…”

“还没到呢。乖。”


随着突然变得激烈的动作,金韩彬被陌生的浪潮擒住了喉咙。

“呜……金芭……啊…啊”

“舒服吗?嗯?”

“不要……太…过了”

“我们韩彬还没适应吧。”

金韩彬大口喘着气,由下至上侵袭而来的酥麻让他感到失控。
缓慢累积的感觉堆积到临界的那一刻,他压抑不住呜咽出声,对这种失控感到害怕了,他仰起头想要逃离。

金知元无比温柔又绝对控制地一只手轻轻压住了他的后颈。


“金馒彬,别怕”


被电流穿过的那一瞬间,金韩彬的视力和听力好像都是混沌的,贴在耳边的那句话叫他回到了那时候的失重。

「就要死了,金馒彬!不要害怕!」


他攥紧了手掌下的床单,不知道自己是否发出声音,而金知元吻上了自己的后颈。


他像是等了无尽的时间终于盼来梦想成真的那一刻,眼眶竟发烫得像要落泪。

身后人的喘息紧紧贴着他的,温度缠绕在一起像大火燎原。

他带他死了一回,然后回到这世间来了。是一个更好的世间。



-





——————————————————————


完全没有经验的我们韩彬,是要知元老师教一教的。

谈恋爱怎么能害怕一些未知的体验呢?

金韩彬可能不是个聪明学生,但至少是听话学生(笑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