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屉扣子

|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

ABO段子(清水,篮球北极圈cp…

背景设定ABO,然而是清水
因为不知道标准设定所以肯定会ooc…

想写一张白纸的A被沉稳的年上O调戏(。

谜一样的cp
【Vlade Divac/Drazen Petrovic】

属于二十多年前的篮球圈,从前南斯拉夫到NBA再到Drazen的意外离开,这对可能全世界就我一个人萌…

萌他俩还是因为看了关于他们的一个纪录片,叫once brother,讲了他们最早的交心,国家和情感的分裂,以及再也无法修复的人生轨迹。


--------------------------------

一个击地传球刚刚好地刺穿了篮下几个对方球员堆积起的屏障,被Drazen轻巧地捞在手里,勾手上篮。几乎在他抬手那一刻,Vlade就知道,甚至不用看,这球准了。观众席没停过的欢呼声此刻又大了一些。然而这次Drazen没有迎着一片铺盖来的欢呼跑回自己半场,而是在篮下的人群外围绕着跑过来。Vlade看向他的时候,意识到他的眼神是在寻找自己。这实在不寻常,这可是在速度与激情的球场上。Drazen勉勉强强还残留在脸上的笑意在望见Vlade的一瞬间立刻散去了,他咬着嘴唇快速挪过来,Vlade正想伸出手臂揽住他,鼻腔就窜入一阵清凉的气味。

那味道像甜酒,又让他想起祖国时常飘落的雪,与球场上充斥着汗水和热量的氛围格格不入。同时他发觉自己有些躁动起来了,很不自然的那种。他张大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Drazen,脑子还没整理好刚接收到的信息,就被抓住了手臂。


他低头看Drazen,发现他的耳尖红了,喘息的频率有些颤抖。一瞬间,他彻底意识到了什么。这时候,Drazen压低声音:“Vlade,还有五分钟。你…帮帮我。”


听到最后几个词,Vlade一时有点怔住了,但随即就明白过来。


“那,你忍着点啊。”


看到他咬着发红的嘴唇点点头,Vlade拍拍他的后背跟着队友向自己半场跑去,同时试图不被人注意地,释放大量Alpha信息素,彻底把那种正在弥漫的清甜的味道覆盖。他瞥了几眼,看到Drazen不明显地踉跄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比赛最后的五分钟,Vlade觉得自己一定表现得有些笨拙了。他试图离Drazen近一些,以至于有时候偏离了大中锋所在的位置。不过还好,Drazen看上去依然稳健,虽然Vlade注意到他在球离开手的那一刻显得有些无力,但还好并不明显。


十分险胜,在沸腾欢庆的人群里,Valde也振着双臂,眼睛却始终追着Drazen。他觉得自己好像无意窃取了一个其他人都不可以知道的秘密,他有种没来由的责任感,想要帮Drazen把这个秘密保护好。


嘛,他是自己的室友啊。他们关系很好的。也不算毫无来由。


可是关系那么好,他竟然始终没有发现,这个强大的男人是个Omega。


颁奖仪式以后,Drazen就迅速地不知所踪。


回到宿舍,Vlade试图捕捉那种甜而凉的味道,但却只是细若游丝。他听到水声,探头一看,浴室的灯果然亮着。


他仰躺在床上,直到Drazen穿着宽大的短裤披着毛巾走出来。他歪过头去看他,想问些什么,却一时卡住,不知从何开口。


你是omega?为什么我从来没发觉过?你的味道现在为什么消失了?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强大?


看着大个子欲言又止的呆傻模样,Drazen抿抿嘴,眼神稍微闪烁了一下:“谢谢你了。”


“我…”Vlade犹豫了一下,“如果那会儿我做的有点太过了,抱歉啊,我还没什么经验。”


“是啊。你哪能有经验呢。”Drazen把毛巾甩在自己的床上,嘴角带出一点笑意,“你性征显出来才多久?”


“一年。”Vlade老老实实地说,然后意识到自己好像并不需要回答。Drazen笑了,但那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你…我没想到。我为什么没发现?我们当室友当了这么久…”


“知道抑制剂吧。”Drazen从柜子底下拖出自己的包,在深处翻了又翻,拿出一只小盒子。Vlade悄悄凑过去,在那盒子里看到一只针管。Drazen轻车熟路地把一小管透明的液体注进针筒,然后迅速准确地把针扎进了自己的上臂。


Vlade猝不及防,下意识地闭了眼,向后退了一些。Drazen抬眼有点调笑的意思:“怕打针?”

“……没。”Vlade觉得自己今天仿佛变笨了,平时那张嘴灵巧得很,在Drazen跟前却像是哑火了一样。


Drazen垂下眼睛,把空了的针管拔出来,一抬手丢进了垃圾桶里。


“你以前每次都这样?”Vlade忍不住开口问他。
“是。这次是我疏忽了,大概是…这个月赛程太密集了,所以发情期提前了一些。”


“那个…发情期,只需要用这个药就可以了?”


“准确来说不吧。”Drazen把包重新塞回柜子底下,站起来,“但是我不会去找Alpha的。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为什么不?”一个不小心,这个问号就从唇边溜出来了。还没闭口,Vlade就有些后悔。


果不其然Drazen蹙起眉,语气变得冷了几分:“不需要。我自己一样可以活下来。”

“…何况,我还要一直打篮球呢。”


“我是说,就算有了Alpha,你们也是两个单独的人,不见得就要被绑在一起啊。Omega也是有独立的权利的。”


Drazen的表情抽动了一下,紧接着他哧地一声笑出来,也像叹息,他揉一把Vlade的头发,大高个此刻蹲在地上像犬类一样的姿态让他觉得有些好玩:“你还真是,小鬼头。”


“好歹我也快成年了。”Vlade撇撇嘴,“你…藏这么多年很辛苦吧。”


Drazen的嘴角慢慢落了下来。他使劲眨眨眼,看上去有些疲惫。他掀了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一瞬间Vlade隐约觉得自己又闻到了那种醇酒一样的凉薄的气味。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有点舌头打结,“我以后也可以掩护你。”


他只能看到Drazen露出的一节脊背,但他无理由地确定他笑了。他听到他的声音飘过来,然后就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他模模糊糊地唔了一声,抓起衣服冲进了淋浴室。


“我以后会更当心的。但是不得不说,你的信息素还蛮好闻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