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屉扣子

|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

【本德双子】KISS U IN PHONE(短完

由呆文受伤休息四周和本德德比又没有了的怨念弄出来的短短短文(果然没有怨念写不出东西)

讲的只是通话过程啦
我就是只会自我治愈和暖暖傻傻的小段子

最后哥哥那句话可能有点莫名其妙,大概就是最后表达一下感情,就像说话最后加个XO这样…不过当然更加真心啦XD

食用愉快啊如果评论我会很开心哟

------------------------------------------------


这个晚上Lars的手机没有准时地响起来。而他也并没有对此感到惊讶,他也觉得,这时候自己该先打过去和他聊一聊——或许是哥哥对弟弟的话题。

忙音响了很久,这让Lars有些心焦。直到他觉得电话会因为超时而挂断时,那边的人才接起来,声音懒懒的,叫Lars能轻松地想象到他无精打采的样子。

“Hey——Lars?”

“Hey,弟弟。”Lars这么说着,意料之中的快速得到了反驳:“你干嘛!又想教育我什么吗?别……”

“你自己好像也挺明白,”快要被他气笑,“实际上,Sven,你伤还难受吗?四星期,嗯?”

“唔,不太疼了,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糟糕,竟然刚开始就在训练里受伤…我太糟糕了,”Sven说着说着,有些恼火的抱怨起来,“大概冬歇运动的太少了吧…真烦。”

“你每次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Lars叹了口气,“说实话,你不觉得你太不注意了吗?你受伤的频率也太…过分了。还记得为什么错过国家队吗,小伙子?你太拼了…”

“可是我的球队现在处于危机之中!难道你要我为了自己而放弃对它的努力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但你还是要多关心关心你自己…”

“Lars!”Sven的语气硬了起来,显然被惹得有些恼了,“总是说这个!才不用你教育我!”

说完Sven才意识到自己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尾音消失以后那一头静得可怕,Lars也没有立刻回应他,这让他立刻感到有些懊悔。

“呃……”他犹豫了一下,有些别扭的开了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电话那头还是沉默着,只有轻轻的模糊的呼吸声传过来。

刚刚因为受伤的难过和Lars反复如一的说辞而被点起的怒火已经几乎熄灭,这叫他感到了自己的无理取闹。

“我……呃…”Sven觉得自己的脸莫名有点烫了,他不自觉的僵着身子直起腰来坐正,“抱歉……”

Lars并没有立刻表示原谅。Sven觉得他大概微微张开了嘴,却迟迟没有说出话来。

“哥哥……”带了点恳求的语气。

Lars终于叹了口气,声音也软了下来:“我真的想关心你。我不能现在跑到多特蒙德去安慰你,不能去看你的伤,不能去和你面对面说话,不能抱你…”

“我知道……我…抱歉…”Sven的脸还烫着,他感觉胸口有一点点闷。自己的莫名其妙一定叫Lars有点委屈和难堪吧。这次真的是他自己的错了。

“…所以我只能给你这些。你心情很不好?”

提到这个,Sven又烦躁起来。难道Lars真的没有意识到吗?或许就是因为这件事,让他的这次受伤比任何一次都要难熬。(或许国家队的几次除外)

“嗯…四周!我期待那场比赛很久了诶…”他又抱怨起来,他确信Lars听得懂他在讲什么。

Lars愣了一下,也确实一下反应了过来。

他“嗤”的笑出声来:“这没什么啦,真的。我知道你很期待在场上见到我,但是说实话那真的很让我困扰。你要让我现场看着你不顾自己的身体一次一次以身犯险?喔当然我是开玩笑的。不过以后还会有的不是吗,这一次你一样可以来现场看啊。”

“可是我真的很想…在比赛遇见你诶。说不定咱们还能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当然多特一定会赢的!到时候你不要哭哦。但你知道,这真的很难得…”每一次都是这样,Lars的话好像有一种特别的能力(也或许只对他),不管怎么糟糕都让他为了好的一面感到宽慰。自己大概做不到这样了。这大概就是兄弟的差距吧。Sven有时候会这样想。

“别为那个什么鬼比赛烦心了。开心一点。”你的球队真的很需要你。Lars不想说出这样略显客套的安慰,他知道Sven会为了他的足球付出一切,这不用任何人说出来。然而有时候他恰恰担心这一点,“Sven……”

“嗯?”

“答应我一件事吧。”

“什么?”

“看好你自己。保护好你自己。”

“唔…说得好像我需要你照顾着一样呢。”

“至少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Lars笑了,而他也清楚地知道Sven一定也微笑起来,即使他们离得那么远。

“很晚了,”Sven打了个哈欠,“晚安咯。”Lars明天一定还要早起冬训呢。哈。

“晚安。”Lars说这句话的声音软软的,叫他更想要睡去了。

“嗯。”Sven把电话从耳旁移开,可这个动作刚开始就僵住了。呆了几秒,Sven屏住呼吸快速地把电话放下看了看——通话已经被Lars挂断了。

“吻你。”

他脑袋里还回放着Lars最后轻柔到虚无缥缈的声音。他甚至没给他回话的时间。

Lars大概…也是红着脸说这句话的吧。

莫名其妙地想到这里,Sven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他神使鬼差地拿起手机,慢慢把嘴唇贴到了尚还温热的屏幕上。

睡前,Sven悄悄的把一个想法重复了几遍,然后觉得不好意思到不行,直接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



[下次见到他,一定要真的吻他。]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