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屉扣子

|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

【金红】Xmas!❤️

写在前面
———————————————
抽风的超短文 啰嗦的小甜饼一个 金红这俩简直又暖又甜😂顺便借圣诞节的景 文中有提到昨天的比赛 写这个也是为了抚慰一下心塞的自己…

就这样 以下正文

—————————————————

Erik环顾四周,感觉闷闷的,于是又抿了一小口酒。凉凉的液体滑进他的喉咙,一路留下火辣辣的热。

他也不是很爱喝酒。但是俱乐部的圣诞派对上,不喝一点怎么行呢?

可是,这真糟糕,他们刚刚输了一场。今年的上半赛季如同噩梦一样,让他如今回忆起马拉卡纳和巴西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这一盆冷水为什么来得这么快呢。

他看到Mats坐在沙发上,和身边人说话时笑着,而笑容褪去后脸上就显得有些疲惫。这位队长大概还是因为他的伤有些伤脑筋,而且虽然进了球,他的队伍仍然低迷,这真的很叫人心烦。

Erik这时候自然地想起,那个失败的晚上,Mats把自己的脸捂在毛巾里,就那样静静的坐了十分钟。那之后他放下毛巾,并没有眼泪,可是泛红的眼眶和空空的眼神完全暴露了他的情绪。

越发沮丧,Erik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烦人事儿。这可是圣诞派对!这以后我们一定会好起来。他又咽下一口酒,抬起头,看见Kevin向他走来。

“嘿,想什么呢,你不去玩吗?”

“唔…在想比赛。”Erik迟疑了一下,还是承认了。

“别想那些了,我们还有半个赛季呢。现在来放松一下吧,借酒消愁不是什么好办法。”他拍拍Erik的肩膀,笑了起来。

Erik看着他毫无负担的快乐的脸,默默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Julian来找你了?”

Kevin愣了一下,盯着他看了两秒:“啊…实际上没有,不过他call我了。过两天我去找他。”

“啊——有爱情滋润的人啊—”Erik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儿唱咏叹调,不过一个玩笑确实让他觉得轻松了不少。

Kevin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脸好像有点泛红:“得了,有本事你自己找一个啊?”

“嘿嘿。”Erik傻傻地笑起来,“我现在还不想找女朋友啦。”

“你也不小了。遇上合适的就要出手啊!”Kevin语重心长,然后又换上一副诡秘的笑,那表情让他想起了Marco,“男朋友也行啊。”
说罢他走开了。

Erik目送他走向Mats,转过头又懒懒地摊在椅子上。他左右打量着,在和另一道目光交汇的时候停下了。

Matze的眼神直直的扫过来,发现他也在看他以后,傻傻地笑了,然后他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Erik冲他绽开一个大大的笑,懒懒地说了声嗨,然后注意到了他手上捏着的一个东西。
“嘿,感觉怎么样?”Matze回应着他的笑容,并没有在他身边坐下。

“还算好吧。你呢?”Erik不时地瞥向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是个信封,不知道装着什么,“你看到Kevin了吗?他可真有兴致。因为他就要和Julian见面了。”

说罢他笑起来。Matze也笑得更开,看着他说道:“我想Mats大概也会去盖尔森基兴。来的时候我看到他和Benedick在发讯息。”

“你怎么看到的?”Erik一脸探究的笑容,看向他的时候带了点和他面容不太相符的痞气。
“才不是偷看呢!他手机亮起来的时候他睡着了,是我叫醒他的。”

“噢——”

然后他们都沉默了一会儿。Erik并不反感这种沉没,因为他知道他们两个都不感到尴尬。或许是关系太好,或许是大部分时间都在一块儿,他总觉得他和Matze之间确实存在某种默契。他很享受这种默契。

“对了—”Matze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这个给你。”

在看到Erik好奇接过信封就开始研究封口的时候,他急忙补充道:“等一下!一定要回去再拆,一定!”

Erik抬头看他,眼睛亮亮的,带着更多的探究的意味。

“我还在想这是给谁的呢。是什么啊?”

“自己回去看啦!”Matze笑得略带局促。Erik不太确定他是否看到他脸红了。然后Matze就走了。

剩下的时间Erik喝了两杯酒,在大部分人动身要离开的时候加入了进去。他想到自己的单人公寓,心里有些空空的。或许我可以再把比赛录像看一遍,如果以后我要上场的话大概会更好…他这么想。

一路上他克制着自己打开信封的冲动。他没想到自己会收到礼物,在这样的派对上。他有些好奇Matze是否也给了别人礼物。

一回到公寓,Erik就打开灯,两脚蹬掉鞋子,一下坐在沙发上,准备撕开那个神秘礼物。撕到一半时,他停了下来,眼光瞥到了落地窗前那一棵缠满了彩灯的小圣诞树。他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把电源打开。缤纷的灯光立刻闪烁起来。Erik满意地坐了回去,完全撕开了信封。

一张明信片。正面印着一只傻傻的驯鹿,大角上挂着铃铛和彩球。他翻过这张小纸片,看到背面满满的笔迹——Matze的。

他意识到信封里还有什么,于是把它倒了出来。一颗巧克力。他感到心情愉悦了不少,暂时把比赛录像抛在了脑后。
他慢慢的拨开巧克力的包装纸,在哗啦哗啦的声音里读起那些字。

“亲爱的Erik,圣诞快乐…”噢,这可真够平常的。Erik这么想着,继续顺着他有点凌乱的笔记看下去,“这一年真的好长。前半年我们走到了世界顶峰,我想那是我们永远不会忘掉的日子。后半年有些糟糕,不过我们还有时间…”

他好像是刻意略过了后半年糟糕的程度。Erik对Matze的细心程度很佩服,虽然比自己小两岁,但是他好像总是比Erik更会说话,更会安抚别人。

“接下来我想在圣诞节前告诉你一件事,这次我想了好久…”

Erik突然感到有点冷,因为他的指尖已经开始发凉了。他慢慢的把巧克力放进嘴里,接着读下去。

“那就是——我想说,我喜欢你,喜欢蛮久了。我想你大概一直不知道。我从和你成为队友以后不久就喜欢你了。我想过很多次该如何和你坦白…你会和我在一起吗?我不知道告诉你以后会得到什么回复,我只是觉得我太想要让你知道了,如果…”

他写到这里,好像是故意的一样没有了下文。Erik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盯着那几行字看了很久。巧克力在嘴里慢慢地化开了,浓郁的甜开始攻占他嘴里的每个角落。

Erik慢慢瞥了一眼这之后的内容。其实到这里已经结束了,在后面他只是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不是球员卡上那样的签名,而是逐字地,清楚地写上了自己名字里的每一个字母,就像是在试卷上写的一样。

Erik缓慢的动了动舌头,让剩下的巧克力在嘴里完全融化。他慢慢的尝着嘴里的甜味,一个念头窜进他的脑海。

“像写情书一样。难道他就不敢直接和我说吗?”

Erik想着,拿起了手机,在按下锁定键之前的几秒,他从黑色屏幕的反光里看见了自己脸上无自觉的笑容。

他知道用讯息也许不是个合适的方法,不过他想要立刻回复他。他一向没有Matze耐心,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在他面前总是表现的不像个前辈。

他僵着手指笨拙的打字,心里却像有化不开的一团暖融融。

该死,公寓里太冷了。他愉快地在心里抱怨着,或许多一个人,就会暖和一些了呢?
他望向窗前的不断闪烁的圣诞树,等待着发送成功的提示音响起。

“叮—”

Matze在看到屏幕上显示的“Erik”以后迟疑了一下。他承认他有些紧张,即使他并不确定Erik是否已经读完了他的明信片。等到屏幕缓缓暗下去,他才捞过手机,划开了那条新讯息。
他慢慢的读着屏幕上的字,渐渐的抓紧了手机。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笑得很傻,不过他不在乎那些。
“嘿Matze,虽然很想吊你的胃口,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回复你。很多时候我不自觉的想你,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现在我大概明白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明天圣诞节你会来找我对吧?谢谢,我很喜欢你的圣诞礼物:D ”
-------------------------------------------

To:Kevin

我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我 有 男 朋 友 咯!

Erik:)


From:Kevin

什么???!!!!!?
为什么这么快?你在逗我?


From:Kevin

等一下,是谁??


From:Kevin

Erik!能不能理我一下!!!!


Erik看着不断进来的清一色来自那个家伙的讯息,把手机扔到了一边,笑得有点得意。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