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屉扣子

|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

[zikwon/ABO]关于味道的乱写

AxB



禹智皓喜欢金有权身上的味道。


金有权是个beta,这意味着他没有信息素,没有明显的腺体,没有发情期困扰,对其他人的信息素也不算敏感。

可每次禹智皓凑近他,吻他,把脸埋在他颈边,就可以闻到他的味道。

不是荷尔蒙产生的香气,是他在母亲身边长大,料理花市,因而经年累月沁入皮肤之下的淡淡草木味道,带着一丝潮湿的意味。这种味道比化学反应来的更加真实。

这种味道里,一颗心妥帖地沉下来,安安静静依靠在另一颗跳动的心旁边,是曾经对花天酒地习惯的禹智皓感受到的几乎难以想象的安全感。




禹智皓自己的味道很难说清,是一种略微带有刺激性的复杂气味。

金有权说有时候他闻起来像酒,有时候带一点烟雾缭绕的感觉。这两种设想禹智皓都不喜欢。


但是他喜欢让金有权醉。非具象意义上的。

和他的通常带有沉重压迫性和攻击性的信息素不同,禹智皓不是个尖锐的人。相反,他有时候表现得相当柔软。

一个晚上在工作场合他被omega信息素影响,濒临被动发情的边缘,强装镇定地逃回家,一路上为了压制信息素泄露简直用掉了半条命。

一进门,连金有权都感觉到粘稠的alpha信息素已经堆砌到压得他胸口发闷,追到房间去 看到禹智皓埋在床铺里一动不动地喘息。立刻在心里理清当下的情况和解决措施,金有权走过去叫他,环住他略微抖着的身体,告诉他没关系,不要强迫自己忍耐,他可以帮他解决。

他们都清楚发情热是很难靠单纯忍受平安过去的,之后会发个几天烧也说不准。


禹智皓闷闷地摇头。

金有权像是料到他会拒绝一样,哄他说 没关系,他不会受伤的,也不怕痛。看他不回应,又思索一般自言自语,虽然我没有那个omega那样好闻的信息素和吸引力,但也能作为一个解决办法吧。
禹智皓听了难以忍受地伸手去捂他的嘴,一抬头看到他难掩笑意的眼睛,知道还是被他骗上钩。


他首先把金有权吻得脑袋发晕。
而那之后,在他伏上金有权的身体时,他浑身因为发情而发烫,却难耐地垂着眼掉了眼泪。金有权讶异地去吻他的眼睛,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很热,很难受,”禹智皓狭长的眼睛里泛着水光,神情在那一刻柔软得几乎要化开,“所以权儿,抱歉,我可能没有办法保证温柔。”


那场眼泪金有权可以笑他无数遍,而那句话金有权也能放在心里一万年。


———————————

简直是freestyle的乱写,其实基本上只是个叙述性人设。Softie禹智皓是真实的可爱迷人,温柔的权儿也是

这个cp好像很冷,所以看到这里的你,很感谢,来接受我的爱和共同的对他们两个的爱 :D

评论(4)

热度(23)